***~~~~~~~~~~~~~~~夏 卡 爾~~~~~~~~~~~~~~~~~***

─── 生日快樂愛与美 ───

 

 

和高更近期的畫展相比,故宮這次展出的「生日快樂──夏卡爾的愛与美」,可真是讓人心動又感動。高更一生畫作的重頭戲都在大溪地完成,而他的畫展竟然只有四幅是以那裡為題材的作品。

夏卡爾的「生日快樂」畫展作品竟多達118 幅之數。

 

為什麼要題名「生日快樂」?主要就是根據他一幅1923年作品的題目而來再方面因為中華民國今年正好一百歲,取其慶祝之意。

 

不論起的名字是什麼,能夠在台灣欣賞到這位白俄羅斯猶太人畫家的真實作品,怎麼說都相當幸運,這些作品是從日本十二處公私立美術館及企業的收藏匯集到台北展出的。不論單獨到哪一個地方,都無法一次看得如此完全。

 

可能台灣喜愛藝術的朋友們對夏卡爾的名字已經不算陌生,多年前他的作品也曾來展出過,這是他的作品第二次登陸寶島。這位畫家相當長壽,直到1982年才以96歲高齡謝世,一生畫作豐富,總不離「愛与美」的主題。

 

到場觀賞的人潮不斷。我還注意到,這次展出,租用語音導覽說明機的人竟然大排長龍,比以往展出時的人數都多,展場裡面也是人手一機,專注十分的邊聽邊看。

 

可能一般人對他作品的奇特構圖和炫麗的色調及作風,既不太了解卻又很希望能夠進入狀況,所以排長龍租用語音導覽機的熱潮有之,現場猛作筆記的人有之,若畫家本人看到這份熱情,相信也會微笑吧?

 

這次展出的118 幅作品,依主題的不同劃分成五個小單元──「故鄉与異鄉」「花束与戀人」「畫家与動物」「音樂与戲劇」「詩情与畫意」,夏卡爾一生的精華可以說是相當完備地一次呈現。

 

眾所周知,巴黎一向是世界的藝術之都,近代西方幾乎所有新興的畫派都在那裡醞釀在那裡發表,而所有藝術家都在那裡耳濡目染地互為影響。夏卡爾離開故鄉之後,在巴黎歷經了立體派、超現實畫派等現代藝術的洗禮,而漸次發展出他自己獨特的個人風格。艾菲爾鐵塔也因此經常以各種姿態与色彩出現在他的作品之中。

 

許多畫評家把他歸類為「超現實畫派」,然而畫家本人對任何一種分類分派都毫不認同。他認為他的畫就是在回想他俄羅斯家鄉的種種,是內心感情最真實的表現。田園回憶与情愛溫柔的主題,在他畫作裡反覆綿延最為常見,因此与詩境、夢境的朦朧飄乎是最近似也最容易重疊的,何況他也寫詩,還出版過詩集。也有人說,他的畫作是天真純樸的最佳詮釋,而每一幅都充滿了浪漫的情懷。

 

畢卡索稱讚夏卡爾是最了解也最會玩色彩的畫家,但是二人的作風卻完全不同。畢卡索表現的是明朗有決斷力的,即使在他早期憂鬱的「藍色時期」,也是明快地宣揚著他的憂鬱。而夏卡爾卻明顯地帶著詩人憂柔的氣質,畫作中常有種晦暗不明或是十分濃厚的夢幻和回想的氛圍。所謂的「曖曖內含光」,正是夏卡爾作品的寫照。他和梵谷那種熾烈生命力的表現也是涇渭分明的兩種個性、兩個世界的外現。

 

在看畫展的時候,建議你別急著一頭栽進他單獨的某一張畫作裡,不妨站在一定的距離之外,遠觀他那一整列的作品,然後你一定可以體會印証到畢卡索的讚語果然不差。在整排作品相鄰相對照之下,每一幅畫的色調都有其共通的幻象之美,也有互為烘托的意趣。尤其他的版畫系列,套色套得實在唯虛唯美,令人驚艷。

 

仔細分析他的用色,多數作品都有雷同的基調,那應該就是所謂的每個畫家的偏好和特質吧?像梵谷最喜歡用黃色、高更最喜歡用紫色,而夏卡爾最喜歡的可說是藍色,再加上綠或紅分別放在畫面的兩邊,近中間處安上白色──可能是一個身穿白紗的新娘、或是一束參雜著許多白色的花束、也可能是一頭白色的動物。他畫公雞的次數頻繁,經常是以紅色出現。

 

這些人物也好、花束或農莊的動物也好、飛翔的天使、房屋街道,在他的畫作裡都可由他任意顛倒擺放,甚至飄浮在空中,也不一定把人物當作畫面的主體,這種似自由落體般的選擇和構圖,或許充分表達了他不願被拘束的內在心情,藉著繪畫中的自由和顛倒,而擺脫了一般人所認為理所當然的秩序?然而他有些作品即使要表達對戰爭和不仁的抗議,本質上也還是不脫他溫柔的底蘊和面目。

 

正因為他對生命充滿熱愛的表現手法,在欣賞他的畫作時,我們也最容易感受到喜悅和希望。不是梵谷那種顛狂的方式,也不是畢卡索那種昂揚的強勢,而是夏卡爾獨一無二的,對回顧与夢境多情善感的那種方式。而那份溫厚与深摯,始終暖暖地熨貼著人心──過去的、現在的、甚至未來的。

 

         

  *註 明--圖片來自故宮博物院展覽說明書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ynn6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